星華

不定時發廚
不稱職文手兼coser

目標是吃掉那個軟萌大叔(一)

現pa
主羅咕向 副咕盾
不定時肉香

只想看兩人甜蜜同居生活

羅曼的職業還是從上班族改成醫生好了

***

藤丸立香,是個正值青春期的普通JK,不久前,父母出了車禍雙雙過世,被遠房親戚收養,對方卻意圖不軌,從家裡逃了出來。
在街上流浪時遭到小混混糾纏,正巧與想當作沒看到的羅曼四目相接,兩人結下了不解之緣--

***

「哈哈哈哈--好好笑喔,最新一期的J*mp連載,明天可以跟瑪修推薦一下。」

立香姿勢不雅地趴在沙發上,絲毫不在意自己春光外洩。羅曼紅著臉不知道該將視線放哪,只能弱弱的開口,「立香,妳能不能坐好,胖、胖次都快被看到了。」
聞言,少女側首看向他,露出狡猾的笑容說道,「醫生你都看過也摸過我的身體不少次,還會因為胖次而害羞,會不會太純情了。」
說著,起身端坐好,將漫畫月刊放在自己大腿上。

像是回想起什麼,羅曼掩著面急忙解釋,「別戲弄大人啊,我只是想讓你好好坐著。」

「我看醫生也挺喜歡的啊。」
立香叼著一個肉包,繼續翻閱月刊,然後在一個欄目停留片刻,嘴角上揚。

「醫生,我們去遊樂園玩吧!春假找一天去吧。」

她突然提出邀約,羅曼怔了一會兒,不解地詢問原因。

「沒有為什麼,只是好久沒去遊樂園,心血來潮想去而已,醫生也趁機休息一下嘛。」

立香跑到青年面前,整個人鑽進他懷裡,像隻小奶貓一樣蹭著。

「我、我知道了,找個時間一起去吧,妳可以下來了嗎……」

羅曼雙頰潮紅,氣息逐漸加深,那模樣令懷裡的人咽了咽口水,忍不住咋舌,「嘖,若不是已經做過了,醫生你在BL裡絕對是個極品誘受。」

她拉下對方的領帶,熟練地吻住那片唇瓣,並撬開齒關於與舌頭共舞。

【甜膩的%%紅紅火火恍恍惚惚】

待立香醒來,校服被換成了家居服,人也在自己房間的床上。

「唔,好害羞,居然又暈過去了。喜歡!好喜歡醫生啊啊啊……」
她羞得四處亂滾,險些跌到床下。
等亢奮之情過去後,她揉著酸軟的腰支打開房門,正巧與羅曼撞個正著。

「啊、啊……立香妳醒啦,肚子餓嗎?我煮好晚餐了。」

「……唔嗯,一起吃吧。」

抓著青年的大掌,少女露出幸福的微笑。

TBC

【羅咕車】目標是吃掉那個軟萌大叔(前言)

沒,這是公告而已
想寫個中篇的羅咕現pa車車

私設

軟萌爆肝上班族羅曼×離家出走貓系JK咕噠子
已同居(咕噠子絕讚盤據中
已%過為前提
雙箭頭,但兩人並不知曉
基於不想給對方添麻煩的想法,只維持身體上的關係。

性感羅曼在線撩人
各方咕噠該開%囉

但求lof別再鎖我惹q

遲來的羅咕車

諸君,打卡上車

文筆沙雕的開車qqqq
希望你們會喜歡。

只想保留美好的一刻。

連接收留言

喜好的FATE系列嘻皮

除了All咕以外,我果然還是最喜歡阿爾托莉亞相關的嘻皮

槍劍(迪盧×阿爾)
梅劍(梅林×阿爾)
圓桌劍(圓桌騎士×阿爾)
劍咕噠(私心)

\騎士王絕對賽高/

咕噠不分男女都愛

主吃羅曼咕噠(這對那麼好也那麼虐)

開車應該也只會開這對的( ´▽` )♡
啥時立香可以冠阿基曼的姓氏,或者醫生改姓藤丸(住手

從者與御主就是小甜餅,不定時撒玻璃醬子
咕噠盾咕噠比較特別,捨不得虐學妹

雜食的我陸續開發新嘻皮中

【all咕噠】對御主的感想是?(二)

我流咕噠保護從者、調戲從者
從者們也花式寵中立惡

匿名訪談
給各位猜猜

《男性篇》

***

【海德,別趁機對御主出手!】

御主她……包容了我跟海德,無論是我的懦弱無力,或是
海德的殘暴嗜血,她都毫不畏懼地接受,甚至還表、表示
願意陪伴我們……(被強行切換人格)
嘖,婆婆媽媽的,老子可沒有完全承認那丫頭,是杰基爾一廂情願的想法……哼,只是偶爾、偶爾會覺得她挺可愛的,無聊時逗著好玩。

【幸好我是御主唯一的閃閃】

我很中意御主喔,雖然比起其他姐姐,她長得算是普通,但個性開朗堅強,她的笑容跟我還在烏魯克時所看到的陽光一模一樣。如果御主想要王之財寶的話,我不介意分她一些,畢竟這個迦勒底,只有我一位吉爾呢。

(某處咕噠突然一陣鼻酸)

【在她身邊不勉強笑也沒關係呢】

唔,在御主身邊很輕鬆,難過的時候不用笑也沒關係,就像回到母親還在的時候……別誤會,我沒將御主當作母親,即使她的心性比外表來得成熟,但是我對她--嗯哼,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是戀慕還是親情呢,你猜猜?

【比起其他兩個大叔,還是少年的我更適合御主】

跟御主相處這麼久,我當然比誰都還要了解她。
容易將心事藏起來,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,但在我面前不需要那樣,能好好讓心儀的人在自己胸膛上哭泣的,才是最優秀的凱爾特勇士。
而且這時候的我還沒那麼多女人糾紛呢。(給另外兩狗補槍)

【睡前給My lord說個關於愛與希望的故事吧。】

嗯哼哼--關於My lord嗎?
是個惹人憐愛的少女,只可惜命運捉弄人,必須肩負起修復人理的使命。大哥哥我呢,既然應召喚而來,就該好好的幫助她,讓她跟阿爾托莉亞……嘛,這次還是想迎來不同上次,能讓My lord露出幸福笑容的結局。

END

羅咕車好難開,失去開車靈感(絕望.jpg)

嗯,文字版被屏惹
明明還沒真正上車啊QAQQQQ

只好重發圖片檔

【all咕噠】御主中了哭唧唧魔咒

標題雷人
但內文無厘頭
咕噠刷種火時,被瀕死的敵人下咒,中了名為【哭唧唧魔咒】的魔術
只要有一點情緒就會哭泣,淚腺無法控制

***

「前、前輩!」 被光球擊中比想像中的還不痛,像是泡泡一樣的感覺。
誰也沒想到魔手死前還會耍陰招,目標還是身為御主的我

「前輩妳有沒有怎麼樣?很痛嗎!哪裡不舒服!」

「我沒事,瑪修妳……啊咧?」
眼睛無預警地流出淚水,一滴、兩滴……如豆大的淚珠不斷滑過臉頰。

「一定很痛吧,我馬上帶你回迦勒底治療。」

「等等,小姑娘。」
阻止瑪修的舉動,術汪面色嚴肅的開口,「御主不是因為受傷,而是中了魔術。」

咦--

……

「嗯,是魔術呢,雖不會致死,但也會影響日常,換言之,My lord妳只要有一絲情緒波動,就會哭成淚人兒。」

聽著梅林雲淡風輕地描寫,我哭得更兇了。

再這樣哭下去,我都要哭出血淚……

「有辦法可以治好嗎?」
梅林露出足以顛倒眾生的帥哥笑容,將臉湊到我面前。

「可以啊,只要親哥哥我一下就好……!」

「這麼簡單?」

「等--」

其他人還來不及出手阻止,我已經抓住梅林的臉,重重地在他嘴上吧唧一口。

「騙人,根本還沒好。」抹了抹嘴巴,不滿地瞪著呆掉的花之魔術師。

「御主,那傢伙在鬧妳的,術式沒了施術者,過幾天就會自行消失,他剛剛只是在戲弄妳而已。」
美狄亞看了一眼被瑪修和術汪還有羅曼綁出去的梅林, 不知何故地嘆口氣。

「早說嘛,害我這麼擔心。」 眼淚依舊在掉,但心底懸著的大石總算放下了。

……

TBC

《下篇進入個人劇情》

【羅咕向雜談】作者就是個黃色廢料腦

滿腦子只想羅咕打ㄆ的我一定滿是黃色廢料

羅咕打ㄆ然後升格成ㄆ友(危險發言(拜託別檢舉我

看羅曼在使命與負責任之間掙扎,想想就好帶感www

小劇場

完事後

羅:我我我我居然真的跟立香做了,啊啊……本來想毫無牽掛的離開……要結婚嗎?但、但是人理還沒……唔

咕:(累到連白眼都不想給)


【all咕噠】對御主的感想是?

我流咕噠保護從者、調戲從者
從者們也花式寵中立惡

匿名訪談
給各位猜猜

《女性篇》

***

【父王是大笨蛋,御主寵我一個就夠了】

御主是個不錯的傢伙,性格很對我的胃口,長相雖然普通但是我喜歡……咳,我說的喜歡是朋友的那種,別誤會了!
不過,還是希望她能多待在我身邊,少去接觸其他居心不良的男人。

【御主,再多買十分漢堡套餐】

嗯……是個懂不少美食的少女御主,跟普通人一樣脆弱,但有著堅強的心靈,這點值得讚許。
如果能在生前遇見她,或許……(咕咕)
無、無禮!還不速速退開,本王要去找御主跟那個紅色的了。

【性別不是問題,一生一世愛夫君】

夫君就是夫君,不僅不嫌棄我醜陋的一面,還覺得很帥氣,啊啊--多麼惹人愛的夫君,我跟她已經是命運共同體,密不可分的紅線緊緊纏繞著我倆……要是、要是能少了那些可惡的狐狸精就好了。

【胡蘿蔔跟御主,最喜歡了汪】

呼呼呼……御主當然是重要的人,她要是死掉,我會難過到連胡蘿蔔也吃不下。
據那個奇怪的藝術女人所說,要先抓住一個人的心,就要先抓住她的胃。所以!御主--請給我妳的胃吧!

(場外咕噠一陣惡寒)

【想跟姊姊們還有跟御主在一起】

御主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御主,她接納了弱小的我,也溫暖了那個寂寞冰冷的我。道謝根本無法傳達出我的心意。我喜歡御主,她在我心中重要的程度,僅次於姊姊們。
啊,抱歉,尤瑞艾莉姊姊最近剛來,我必須帶她熟悉環境。

【御主是最棒的前輩】

前輩她……平時就像個小孩子,常常讓大家哭笑不得,
但是面對危險時,她總能毫不逃避地戰鬥到底,這樣的前輩很耀眼。儘管她沒有察覺,但這樣的光芒總是吸引著每個來到迦勒底的從者。
我一方面自豪,一方面卻也有些嫉妒呢……前輩的盾只能是我!

TBC

有靈感再開個男性篇

關於羅咕車詢問

只是想問有沒有太太想看羅咕打ㄆ

有特別想看哪種車咪(老司機笑容
想跟太太們交流順便討論車技

除了羅咕
之後也想碼一篇盾咕小甜餅
學妹可愛得想吃(危險發言